巴克彻底变了。他抛弃了过去生活的道德底线,并认为那种道德底线是现在生活的绊脚石。残酷的生存斗争越来越让他觉得傻瓜才会在这种环境下还要保持那虚伪的高贵。在南方充分文明的国度, 尊重他人是受人尊重的重要条件, 但这不是南方。在北方荒野、大棒和犬牙的法则中,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有地位, 所以不惜任何手段活下去才是硬道理。如果再坚持南国的生存之道,那肯定会小命不保,更别说树立威信和获得地位了。

从伊尔库茨克到贝加尔湖,300多公里的路程。村庄影射,俄式风格小木屋成团。在能见度极高的阴天,这儿同样美的像一幅原生风景画。

可是第三天,那既熟悉又陌生的呼唤又从森林里传了过来,比以往的声音更大更响,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迫切了,这让巴克寝食难安。他,又被那只狼朋友搅得心神不宁了,确认彼此安全后小狼谜一般的微笑不断在他脑海中浮现;他们一狼一狗在月光倾洒的森林里忘情奔驰的场景始终挥之不去;分别时刻小狼不舍的低沉挽留又让他煎熬难耐。他又一次在树林中徘徊,但始终没有再见到那只小野狼。虽然巴克整夜都守在那里,可树林里却再也没有回荡起那种悲伤又动人心弦的嗥叫。

并且将矛头直指自己的老母亲:都怪你,在我小时候事事包办,什么都给我弄现成的,让我对你们太依赖,是你的溺爱毁了我。

美国工作室 Workstead 迎接新的挑战,为一处原本是马车房的私人住宅提供室内设计方案。

偶尔,可以看到三两拨马群、牛群,他们都非常健壮、优美,明亮天空下,还能看到马匹闪着缎子般的光泽。

古老的漫游的欲望在跳跃、 撕扯着习俗的链条。 再一次从寒冬的沉睡里唤醒了野性的曲调。

美国艺术家Morten E. Solberg 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除了摄影,油画、水彩以及设计都是他所擅长的。

生活的矛盾之处在于有一种境界标志着生命的顶峰甚至超越了生命。当一个人极度活跃彻底地忘掉自我的时候,这种境界便悄无声息地出现。

从绿草如茵的山坡上眺望贝加尔湖,就像一块无比纯净、无边无际的绿宝石,除了一艘白色的游船,几只白色或灰色的海鸥,湖面所形成的画面里,没有任何杂色。

贝加尔湖畔的悬崖,岩石红白相间,石英含量极高,隐隐有点半透明。还有些岩石是深灰或黑色的,石英密布,像沙金一样。

白漆房梁、管道、砖墙被毫不避讳的暴露在外,展露这栋房子的粗旷本色。木材和大理石打造的家具给人亲切感的同时也凸显自然之美。仿佛置身于原始森林,神秘又舒适。

同时,Morten也是世界野生动物艺术家,他擅长拍摄野生动物,其作品也多次刊登于杂志的封面。

◆他(杰克·伦敦)不仅仅代表了个人,而且代表了那个时代,是当时美国现实环境的产物;要理解美国新世纪开始的那段岁月,我们就必须研究伦敦主义。

这声声呼唤驱使巴克开始在野地里睡觉,而且连续好几天都不回营地。在野外,他不再昂首挺胸大步前进,而是立刻变成一只野蛮狡猾的野兽。他像猫一样轻盈,每走一步都四下看看周围,隐秘前行;他像时隐时现的影子一般,穿梭在危机四伏的荒野。他知道如何隐蔽自己,他会像蛇一样压低自己,把肚子靠近地面,匍甸前行。他也知道如何迅这攻击,像猎豹一样出其不意地扑向猎物。

《野性的呼唤》并非仅仅是一个动物故事,它是一个寓言,一个神话。它写的是狗,却暗指人类社会。

《野性的呼唤》,又名《荒野的呼唤》(The Call of the Wild),是美国作家杰克·伦敦创作的中篇小说。作品讲述巴克原是米勒法官家的一只爱犬,经过了文明的教化,一直生活在美国南部加州一个温暖的山谷里。后被卖到美国北部寒冷偏远、盛产黄金的阿拉斯加,成了一只拉雪橇的狗。该作以一只狗的经历表现文明世界的狗在主人的逼迫下回到野蛮,写的是狗,也反映人的世界。  该作延续了杰克·伦敦小说的“生存”主题:生命总是在不断挣扎求存的过程中获得意义与力量。

《野性的呼唤》的灵感来自于杰克·伦敦在道森的一次旅行。1897年,杰克·伦敦离开旧金山,经代尔海滨到斯图尔特河旅行。在接下来的几年中,杰克·伦敦穿越了切尔科特海峡,在韩德森河淘金,并在灵的曼湖造了一艘船,借由此船穿越了灵的曼湖、贝纳湖、太格仙湖、沼泽湖、五十英里湖,最终到达道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