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干吗不用你的鼻子闻一闻?我都已经烂了半截啦,现在烂到大腿上了。我干吗还要跟肉汤开玩笑?莫洛,拿威士忌苏打来。”

自从他的右腿开始生坏疽以来,他就不觉得痛,随着疼痛的消失,恐惧也消失了,他现在感到的只是一种强烈的厌倦和愤怒:这居然就是结局。至于这个结局现在正在来临,他倒并不感到多大奇怪。多少年来它就一直萦绕着他;但是现在它本身并不说明任何意义。真奇怪,只要你厌倦够了,就能这样轻而易举地达到这个结局。

他撒谎并不都是因为他没有真话可说。他曾经享有过生命,他的生命已经完结,接着他又跟一些不同的人,而且有更多的钱,在从前那些最好的地方,以及另外一些新的地方重新活了下来。

好吧。现在要是死,他也不在意。他一向害怕的一点是痛。他跟任何人一样忍得住痛,除非痛的时间太长,痛得他精疲力竭,可是这儿却有一种什么东西曾经痛得他无法忍受,但就在他感觉到有这么一种东西在撕裂他的时候,痛却已经停止了。

作为导演,教父之女科波拉深入挖掘了剧本中那血腥的复仇与南方哥特式转折的疯狂,给我们带来了一部伦理道德上的试验作品。而“复仇”本身就是众多电影主题之一。

男人躺在一张帆布床上,在一棵含羞草树的浓荫里,他越过树荫向那片阳光炫目的平原上望去,那儿有三只硕大的鸟讨厌地蜷伏着,天空中还有十几只在展翅翱翔,当它们掠过时,投下了迅疾移动的影子。

《独行杀手》并不是唯一一部影响《幽灵狗》的电影。日本杀手电影《杀手烙印》是另一个重要的灵感来源。这两部电影中又一次出现了一个类似的主人公,两部电影之间更有趣的关联可以在特定的场景中被发现。

这个念头象一种突如其来的冲击;不是流水或者疾风那样的冲击;而是一股无影无踪的臭气的冲击,令人奇怪的是,那只鬣狗却沿着这股无影无踪的臭气的边缘轻轻地溜过来了。

尽杀绝不可呢?我的意思是说,你是不是非得把什么东西都带走不可?你是不是一定要把你的马,你的妻子都杀死,把你的鞍子和你的盔甲都烧掉呢?”

“《八恶人》不是真正的西部片,我认为这是一个发生在特定时间的冒险片”,莫里康内说,“我为莱昂内导演所写的音乐属于西部片和那个时代,而我在《八恶人》里尽量往交响乐,甚至是美国流行音乐上靠。对我而言,与过去的传统决裂是很重要的,我想做的是与我以前所做的所有西部片配乐都不一样的东西”。

音乐出自1974年的电影[阿隆桑芳],是一首具有意大利风格的舞曲,节奏短促同时又热情奔放,在[无良杂军]中则给人一种进行曲的感觉。

《幽灵狗:忍者之路》欠缺对武士电影的总体讨论并且它从对《叶隐》(日本武士道的经典—译者注)的频繁阅读中向武士道致敬。对多部作品借鉴已经成为许多新兴电影制作人的关键战略,武士电影的爱好者乔治·卢卡斯对这并不陌生。

“我只是说说罢了,”他说,“我要是说着话儿,就会感到轻松得多。可是我不想让你心烦。”

这样,他自言自语地说,咱们结束吵嘴,是做对啦。他跟这个女人从来没有大吵大闹过,而他跟他爱上的那些女人却吵得很厉害,最后由于吵嘴的腐蚀作用,总是毁了他们共同怀有的感情:他爱得太深,要求得也太多,这样就把一切全都耗尽了。

音乐出自1968年的电影[职业枪手],用来表现决斗的场景,音乐具有鲜明的意式西部片风格,简单悠扬的小号和吉他营造出重生般的感觉,黑蛇用沾满鲜血的拳头打开了通往新生的窗口。

配乐同样出自[烈女镖客],西部主旋律加上悠长的吉他和弦,姜戈看着爱人被虐待的痛苦心情在音乐中蔓延。

乞力马扎罗是一座海拔一万九千七百一十英尺的长年积雪的高山,据说它是非洲最高的一座山。西高峰叫马塞人的“鄂阿奇?鄂阿伊”,即上帝的庙殿。在西高峰的近旁,有一具已经风干冻僵的豹子的尸体。豹子到这样高寒的地方来寻找什么,没有人作过解释。

《出租车司机》 (1976, 马丁·斯科塞斯)《诺斯法拉图》 (1922, F·W·茂瑙)《发条橙》 (1971, 斯坦利·库布里克)《畸形人》 (1932, 托德·布朗宁)《罗密欧和朱丽叶》 (1996, 巴兹·鲁赫曼)《捉鬼小精灵》 (1987, 乔·舒马赫)《沉默的羔羊》 (1991, 乔纳森·戴米)《闪灵》(1980, 斯坦利·库布里克)《杀死比尔》(2003, 昆汀·塔伦蒂诺)《魔鬼天使》 (1968, 罗伊·博尔廷)《惊魂记》 (1960, 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驱魔人》 (1973, 威廉·弗莱德金)《美国精神病人》 (2000, 玛丽·哈伦)《夜访吸血鬼》 (1994, 尼尔·乔丹)

卢卡斯指出《战国英豪》是他在设计《星球大战4:新希望》的叙事结构和人物时的一个重要参考。《星球大战》系列中有许多部都体现了致敬。

在福拉尔贝格和阿尔贝格他住过几个冬天?住过四个冬天,于是他记起那个卖狐狸的人,当时他们到了布卢登茨⑩,那回是去买礼物,他记起甘醇的樱桃酒特有的樱桃核味儿,记起在那结了冰的象粉一般的雪地上的快速滑行,你一面唱着“嗨!嗬!罗利说!”一面滑过最后一段坡道,笔直向那险峻的陡坡飞冲而下,接着转了三个弯滑到果园,从果园出来又越过那道沟渠,登上客店后面那条滑溜溜的大路。你敲松缚带,踢下滑雪板,把它们靠在客店外面的木墙上,灯光从窗里照射出来,屋子里,在烟雾缭绕、冒着新醅的酒香的温暖中,人们正在拉着手风琴。

他记得在很久以前,投弹军官威廉逊那天晚上钻过铁丝网爬回阵地的时候,给一名德国巡逻兵扔过来的一枚手榴弹打中了,他尖声叫着,央求大家把他打死。他是个胖子,尽管喜欢炫耀自己,有时叫人难以相信,却很勇敢,也是一个好军官。可是那天晚上他在铁丝网里给打中了,一道闪光突然把他照亮了,他的肠子淌了出来,钩在铁丝网上,所以当他们把他抬进来的时候,当时他还活着,他们不得不把他的肠子割断。打死我,哈里。看在上帝的份上,打死我。有一回他们曾经对凡是上帝给你带来的你都能忍受这句话争论过,有人的理论是,经过一段时间,痛会自行消失。可是他始终忘不了威廉逊和那个晚上。在威廉逊身上痛苦并没有消失,直到他把自己一直留着准备自己用的吗啡片都给他吃下以后,也没有立刻止痛。

最近被名侦探柯南ova的十年后的陌生人给虐的不要不要的,新一和小兰两个人从小到大都在一起,即使后面新一变成柯南后,属于变相消失了,但是小兰依旧在等着新一。等着那个经常长时间的不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恋人。

一辆出租汽车来敲门唤他起身,动身前他们两个人在酒吧间的锌桌边喝了一杯白葡萄酒。那时,他熟悉那个地区的邻居,因为他们都很穷。

转机发生在去年《八恶人》后期制作期间,昆汀先是把剧本寄给莫里康内,之后又在罗马参加电影颁奖时拜访了大师,没想到大师和夫人竟对剧本一见倾心,二人交谈了半小时一拍即合。

《牡丹花下》由妮可·基德曼 (Nicole Kidman) 和科林·法瑞尔 (Colin Farrell) 领衔主演。

13《杀死比尔》(Kill Bill: Vol. 1) (2003);《杀死比尔2》(Kill Bill: Vol. 2) (2004)

可是,现在他感觉到的痛苦却非常轻松,如果就这样下去而不变得更糟的话,那就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事情了。不过他想,要是能有更好的同伴在一起,该有多好。

在特里贝格的客店里,店主人这一季生意兴隆。这是使人非常快活的事,我们都是亲密的朋友。第二年通货膨胀,店主人前一年赚的钱,还不够买进经营客店必需的物品,于是他上吊死了。

致敬是一种电影传统,与电影制作过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作为电影观众,你的品味和消费不会影响到你作为电影导演的创作倾向。承认和接受致敬是一个伟大的起点并且是付诸实践的结晶,其他电影作品会直接启发你的工作方式。

然而,可以肯定地说,一些模仿的作品在模仿的范围内非常清楚,并且对他们的主题不提供爱。查理·卓别林在《大独裁者》中,对希特勒的模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戈达尔是国际导演中的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不断在自己作品中指出对其他作品的喜爱和批评。戈达尔将继续从美国电影中获取灵感,同时他也是美国电影风格关键的影响者,这形成了相互致敬的共生体系。

说了新一和小兰,当然要说一下他们的双胞胎(大雾)黑羽快斗(怪盗基德)和中森青子啦。在《魔术快斗》算是怪盗基德的番外篇,讲了怪盗基德的故事。他和中森青子从小一起长大,经常打打闹闹的。而且其中又一个情节:青子对快斗说:你对我实在太冷淡了,像冰淇淋一样。快斗的回答:可是冰淇淋很甜阿~。看的小编也觉得很甜呢!

现在她走近来了,穿过那片空地向营地走过来了。她穿着马裤,擎着她的来复枪,两个男仆扛着一只野羊跟在她后面走来。她仍然是一个很好看的女人,他想,她的身躯也很动人,她对床第之乐很有才能,也很有领会,她并不美,但是他喜欢她的脸庞,她读过大量的书,她喜欢骑马和打枪,当然,她酒喝得太多。她还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女人的时候,丈夫就死了,在一个很短暂的时间里,她把心都放在两个刚长大的孩子身上,孩子却并不需要她,她在他们身边,他们就感到不自在,她还专心致志地养马,读书和喝酒。她喜欢在黄昏吃晚饭前读书,一面阅读一面喝威士忌苏打。到吃晚饭的时候,她已经喝得醉醺醺的,在晚饭桌旁再喝上一瓶甜酒,往往就醉得足够使她昏昏欲睡了。

《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延续了从武士电影中汲取灵感的传统,电影的影像风格、服装甚至是人物性格都直接参考了老的武士电影。

怎样有次在摄政院外面他以为看到了她,为了追上她,他跑得头昏眼花,心里直想吐,他会在林荫大道跟踪一个外表有点象她的女人,可就是不敢看清楚不是她,生怕就此失去了她在他心里引起的感情。他跟不少女人睡过,可是她们每个人又是怎样只能使他更加想念她,他又是怎样决不介意她干了些什么,因为他知道他摆脱不掉对她的爱恋。

那年他们住在伐木人的屋子里,那口正方形的大瓷灶占了半间屋子,他们睡在装着山毛榉树叶的垫子上,这时那个逃兵跑进屋来,两只脚在雪地里冻得鲜血直流。他说宪兵就在他后面紧紧追赶,于是他们给他穿上了羊毛袜子,且缠住宪兵闲扯,直到雪花盖没了逃兵的足迹。

你从那幢公寓却只能看到那个经营木柴和煤炭的人的店铺,他也卖酒,卖低劣的甜酒。马肉铺子外面挂着金黄色的马头,在马肉铺的橱窗里挂着金黄色和红色的马肉,那涂着绿色油漆的合作社,他们就在那儿买酒喝;醇美而便宜的甜酒。其余就是灰泥的墙壁和邻居们的窗子。夜里,有人喝醉了躺在街上,在那种典型的法国式的酩酊大醉(人们向你宣传,要你相信根本不存在这样的大醉)中呻吟着,那些邻居会打开窗子,接着是一阵喃喃的低语。

等她走开了,他想,我就会得到我所要求的一切。不是我所要求的一切,而只是我所有的一切。嗳,他累啦。太累啦。他想睡一会儿。他静静地躺着,死神不在那儿。它准是上另一条街溜达去了。它成双结对地骑着自行车,静悄悄地在人行道上行驶。

现在已是傍晚,他睡熟了一会。夕阳已隐没在山后。平原上一片阴影,一些小动物正在营地近旁吃食;它们的头很快地一起一落,摆动着尾巴,他看着它们现在正从灌木丛那边跑掉了。那几只大鸟不再在地上等着了。它们都沉重地栖息在一棵树上。它们还有很多。他那个随身侍候的男仆正站在床边。

战后,我们在黑森林里,租了一条钓鲑鱼的小溪,有两条路可以跑到那儿去。一条是从特里贝格走下山谷,然后烧着那条覆盖在林荫(靠近那条白色的路)下的山路走上一条山坡小道,穿山越岭,经过许多矗立着高大的黑森林式房子的小农场,一直走到小道和小溪交叉的地方。我们就在这个地方开始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