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多伦多华人团体联合总会主席林性勇21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南京大屠杀是华人心中挥之不去的永恒之痛。建立纪念碑的目的是让更多人了解侵华日军的反人类暴行,更加珍爱和平、反对战争。

接下来,中美双方的团队还有可能会合作进行第四阶段的采访。如今,这已经变成了一场与时间的赛跑。在采访过程中,有幸存者问卢彦名,你怎么不前几年来问问我,那个时候我还记得更多,我们已经等了太久了。

“我很少问及他们怎样受到侵害或者看待历史,我让他们谈童年、爱好、家人、爱与人生,通过这些细节讲述这一代幸存者的生活经历。这种方法能从日常生活中体现灾难并讲出抵达人心的故事。”凯伦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她一再向老人确认,是否对灯光感到刺眼。而在布景、打光、试音等拍摄准备工作完成后,除了采访者卢彦名博士以及摄影师、录音师,其他团队人员要么进入监视器所在的房间,要么撤到了门外。

这意味着,加拿大成为西方第一个设立“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的国家。今后,加拿大安大略省将每年12月13日定为“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

但是,为了让法案顺利通过,黄素梅从没松懈过,她的团队在去年12月19开始征集签名请愿书,目标是在今年2月15日达到10万份。黄素梅说,她希望通过这一活动争取加拿大各界支持,而获得10万签名对推动议案也会起到很好的舆论作用。

2012年4月,南京大学犹太和以色列研究所所长徐新教授受南加州大学邀请赴美国进行学术交流。彼时,记录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言的项目已被纳入该校大屠杀基金会的规划。在与史密斯和凯伦的首次见面中,对方告知,希望能与徐新以及他所在的南京大学犹太文化研究所有进一步的合作。

此前,黄素梅已经在去年12月,向安大略省议会提交第79号《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法案》,于去年12月8日通过二读,并已提交司法政策常设委员会。如果第79号法案在安大略省议会通过三读,该省将宣布每年的12月13日为“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

苏格兰乐队奏响哀婉心碎的哀思曲,1500名与会者全体起立,庄严的加拿大国歌和中国国歌回荡在追思会大厅。熄灯号响起,灯光渐渐暗淡。一曲《松花江上》合唱,把现场参与者引领到令人悲痛的往事 ,全体肃立默哀1分钟。“纪念南京大屠杀殉难者八十周年追思会” 肃穆地拉开了帷幕。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今年8月21日曾表示,今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军国主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犯下的严重罪行,是一段不容抹杀的惨痛历史。只有深刻汲取历史教训,以史为鉴,才能避免战争悲剧重演,才能真正维护和平,开创未来。

初次参与这个项目时,卢彦名只是以采访者、翻译这个身份参与其中。后来,他还逐渐做了联络、协调以及实地调研等多项工作。2013年他入职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后,便以纪念馆研究人员的身份继续参与到项目中。

十多年来,加拿大南京同乡会一直坚持在海外举办南京大屠杀祭日活动。在得知12 月13 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后,王海澄非常激动。

寻找遇难者后裔之举经新闻媒体报道后,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支持。福清市侨联主席陈德堃还召开会议专门部署全市27个基层侨联分会,务必全力协助寻找。林文清会长更多次表示将从人力、物力上全力协助。此后的2个月里,在东瀚镇侨联分会的全力协助下,陈仁杰与东瀚侨联分会名誉主席林友雄,副主席林谋钧,副主席兼秘书任祖义一道顶着寒风,冒着风雨走村入户,脚步一次次反复踏进洋坪、

建立“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碑”是加拿大多伦多华人团体联合总会与加拿大中国洪门民治党多伦多支部联合发起,经过半年的选址和设计,最后确定在里士满希尔市建立。

而大屠杀基金会的提议,与徐新多年的夙愿殊途同归。“大屠杀基金会做的项目影响力很大。作为中国人,面对这样的机会,我当然要参与进去,发出自己的声音。”徐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两位老人的儿孙辈们似乎也很少听母亲和祖母谈起她们那已经有些久远的童年故事以及南京大屠杀时期的经历。但那一刻,叙述历史让他们围坐在一处。

福清寻找遇害者后裔一事一经报道,牵动了许多旅日华侨的心,并得到了他们的密切关注,在此期间,林伯耀先生曾多次来电咨询寻人进展情况,希望陈仁杰能够不负重托,尽快找到遇难者后裔,还给他们一个迟到的公正。

二十年前,美国华裔学者张纯如 发表了 The Rape Of Nanking 一书,首次在国际社会唤起了人们对南京大屠杀这个反人类罪行的关注与认识,世界各地的有识之士 开始了坚持不懈的努力。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们安省华社积极推动黄素梅议员提议的 《设立南京大屠杀受难者纪念日》法案,完成了 ‘’十万签名支持‘’,举办了 ‘’千人集会请愿‘’。不久前,安省议会 一致通过了 《设立南京大屠杀受难者纪念日》的 66号动议。在此,请允许我代表本次活动的筹备委员会 以及所有支持79号法案的华人朋友们,向坚持正义、支持动议的 各党各族议员们表示由衷的钦佩与深切的感谢。

八十年前的冬天,侵华日军攻陷中国南京,对平民开始了长达六周的抢劫、强奸、焚烧、杀戮,30万条鲜活的生命被日军残忍地戕害,相当于现在万锦市的全部人口。南京大屠杀不仅是中国人的悲哀和耻辱,也是全人类的悲哀和耻辱。

她说,幸存者们讲述自己的小历史,但大历史也从中展现出来。在采访中,经历过战争的人们的生活场景显现了出来,这是历史文献无法占领的地带。

该动议是加拿大安大略省议会议员黄素梅近日在省议会提出的。黄素梅表示,安大略省很少有人知道二战期间日本在亚洲的暴行,尤其是该省年轻的亚裔并不熟悉这段历史。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旨在使该省所有民众有机会了解这一历史事件。2017年是南京大屠杀发生80周年,设立这个纪念日尤为重要。

推动这一议案的议员是来自香港的华裔黄素梅女士,她于去年12月上旬提交议案,旨在让全世界都知道南京大屠杀这一历史史实,还原历史真相,让安大略人就二战期间发生在亚洲的残忍行为进行讨论和深入了解。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2016年安省立法会上提出第79号法案,即在安省设立“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的原因。把每年的12月13号定为安省的“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确保我们的学生了解并且把这段暴行的苦痛历史铭刻在每一个亚裔加拿大人的心灵里。

目前,该议案在安省议会一读、二读获得通过,眼下已提交“司法政策常务委员会”等待三读。安省是华裔和日裔的人口大省,因此“攻下”该省意义重大。

△在加拿大安大略省议会大堂,华裔议员黄素梅(前排中)与其他省议员,以及在场旁听的加籍华裔刘美玲(第二排中)等合影,庆祝动议顺利通过。

视频:中国新闻网关注,加拿大多伦多举办 “纪念南京大屠杀八十周年追思会” 活动现场。

自2013年始,林伯耀先生先后三次来到福清寻找遇难者后裔,但都无功而返。2015年10月下旬,林伯耀先生第四次来到福清,联系到福清黄檗文化促进会会长林文清和《福清侨乡报》记者陈仁杰,请求帮助寻找遇难者后裔。林伯耀先生交给了陈仁杰一张记载着13位遇难的融籍乡亲名单,其中4位乡亲的籍贯为“福建福清六十都”,其余的9位均记载为“福建福清”。握着这单一的线索,林文清和陈仁杰便开始了艰辛的寻找遇难者后裔历程。

日本领馆和日本文化中心已经游说反对,妄图破坏这项议案的立法进程。议案能否在省议会通过三读并成为立法,还不确定。

她指出,私人法案若在安大略省议会通过三读,需要获得安大略省三大政党的支持。她希望第79号私人法案能在今年11月通过。

正式的纪念日有了,但我们的道德义务远未完成。纪念是出于一种使命,这使命要求我们去保护每一个人的生命,去保护每一个人的自由与平等权利。今天我们聚集在一起缅怀历史,我相信大家会对不同族裔、不同宗教、不同文化之间互相尊重与和平共处的必要性,有新的体会与更深刻的理解。

据加拿大《明报》报道,加拿大安大略省华裔议员黄素梅于本月19日向安省议会提出一项动议,要求将每年的12月13日定为“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从而使安大略省民众有机会了解这一历史事件,以及二战期间日军在南京的暴行。

第79号《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法案》和此次通过的“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66号动议是什么关系,后者能否取代前者?黄素梅在新闻会上强调说,她向省议会提出的动议,并非取代她此前提交的第79号法案。

对于凯伦一行而言,采访不仅是要了解南京大屠杀时期这一段历史,他们也想了解幸存者过去和现在的生活状态,希望把每个幸存者的人生作为一个整体,而并非仅仅是战争的受害者。

第一、二次国家公祭日期间,王海澄等一批加拿大华人,都会在加拿大当地与南京同步举办国家公祭日系列活动,去年国家公祭日王海澄来到南京参加了公祭仪式,并向纪念馆捐赠了由加拿大华侨联合签名的国家公祭日横幅。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3点(加拿大时间10月26日下午3点),加拿大安大略省议会对华裔议员黄素梅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的66号动议进行阅读和辩论。最终,该动议获投票通过。

12月13日是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西澳大利亚深圳联谊会暨总商会当天联同当地三十个华人社团共同举行悼念活动,在海外同步公祭。

野蛮发动侵略战争,剥夺他人生命,摧毁他人家园和财产,伤天理,灭人性。作为后人,我们没有能力去挽救那些无辜的生命,但我们有责任 让他们惨遭无辜杀害的真相大白于天下,让他们的亡灵安息于九泉之下,让他们的牺牲来唤醒世人的良知,让战争远离人间!

时间无法抹去历史的烙印,正如80年前的那场人类浩劫——南京大屠杀,这场浩劫最终会等来属于它的正义。

原编者按:今天,是南京大屠杀80周年,也是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就在三天前,12月10日凌晨,最年长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管光镜走了,享年100岁。据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统计,如今健在的幸存者已经不足百人…